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探秘新工业革命中国企业家的应对策略

未知 2019-10-19 15:13

  当前中国制造业的最大困境,是利润率过低。据统计自2002年以来,工业平均利润率一直在6%-7%附近波动,近几年更是持续下滑,2010-2012年分别为7.6%、7.3%、6.1%,2013年上半年仅为5.4%。冷冰冰的统计数据,凸显了制造业整体上已面临需求不足、利润下降和产能过剩等问题。

  20%魔咒

  制造业的遭遇,的确有中国自身发展导向的因素,但如果仔细梳理世界经济发展史的话,会发现这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经历。自工业革命以来,全球制造业中心几经变迁,从最初的英国、美国逐渐东移,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转移到日本,接下来是亚洲四小龙,再往后是中国。

  不过,相比英美两国,后面三个制造业中心的功能悄然发生了变化,除了继续强调在制造业方面的优势地位外,更多地突出了制造与消费的关系,即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功能呈现出买全球,卖全球的新特点。此时,出口成为制造业的主要需求,且出口最主要的对象是美国。

  联博投资公司新兴市场价值股票研究部主任萨米铃木在研究后三个制造业中心对美出口的数据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20%魔咒。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日本逐步扩大了对美国的出口份额,在1986年达到顶峰时,占美国进口总额的比例达到19.7%,随后该数值慢慢缩减。在亚洲四小龙时代,其出口所占美国进口总额基本在10%左右徘徊。

  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开始成为美国第一大进口伙伴,但占美国进口总额的比例至今也未突破过20%的极值限2010年最高达到19.1%,之后略有下滑,直到2013年9月再次回升到19.0%。

  20%魔咒或许只是一种巧合,但其背后反映的一些共性问题令人深思。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认为,从日本到中国,几乎每一个全球制造业中心发展到巅峰时期,都会遇到双重压力:一是随着产业结构和国际经济地位提升,制造业逐步向更高层次发展时,会与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发生经贸争端,近年来中美贸易摩擦日趋频繁便是明证;二是当人力成本、生产成本不断增加后,容易被发展中国家抢市场,特别是那些企图在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进行赶超的新兴经济体,如越南、印度等国。

  这两种压力,对任何一个全球制造业中心来说,都是严峻的挑战。日本、亚洲四小龙的选择均是产业转型升级,有的转向发展现代服务业,如中国香港,成为全球最繁华的贸易城市之一;有的则转型不那么成功,如日本,陷入失去的二十年。

  大笑还是微笑?

  那么,正处于双重压力下的中国,该如何应对?

  有人说可以向美国学习扔掉传统制造业,专注发展金融等虚拟经济。但2007年由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最终引发全球金融海啸时,人们不得不反思美国模式。在奥巴马喊出了回归制造业的口号后,发达国家纷纷将再工业化提上议事日程。

  这无疑对转型中的中国敲响了警钟。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龙永图在多个场合强调,金融应回归实体经济,中国不能丢掉制造业。

  当人们收住笑容,重新审视雷军与董明珠的那场约赌,会发现两位行业领军者早已开启了为中国制造业未来寻路的破冰战略。雷军将互联网理念引入制造业,把生产分包给其他公司,自己的公司则轻装上阵,把主要精力放在研发和服务上,试行无工厂制造;而董明珠更是在加大研发力度的同时,依然对制造环节非常重视,提出要将微笑曲线改为大笑曲线。

  微笑曲线理论由宏碁集团创办人施振荣提出,他认为产业链如同微笑嘴型的一条曲线,附加值更多体现在朝上的两端,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当地性竞争,而处于中间的制造环节附加值最低。

  微笑曲线理论一问世,就得到了业界认同,可以找到无数验证的案例,但也有其缺陷,甚至日本有学者提出了跟它完全相反的武藏曲线。然而,这些理论层面的争执在董明珠看来并不重要,她说:如果能把微笑反过来变成大笑,不是更好吗?

  董明珠认为,制造业如果能从创造到营销、再到制造,每个环节都能创造高附加值,难道不值得大笑吗?

制造业的微笑曲线

  就在约赌事件几天后,格力电器对外宣布,其自主研发的不用电费的中央空调光伏直驱变频离心机荣获国际领先认定。董明珠表示,作为全球最大的空调生产企业,格力电器必须承担引领行业发展的重任。

  制造业再定义

  事实上,雷军和董明珠的努力,只是当代制造业转型探索的一个侧影。在发达国家回归制造业和发展中国家制造业转型的大潮中,每个国家都想找到新一轮工业革命的秘密,都想在未来制造业中占据有利的位置。

  欲知未来,先回顾历史。英国作家彼得马什在其著作《新工业革命》中说,过去两三百年中,全球制造业经历了少量定制、标准化生产、大批量标准化生产和大批量定制四个显著阶段。彼得马什是英国《金融时报》长期关注制造业的新闻记者。他认为,当前正处于制造业第五个阶段个性化量产阶段,行业客户和消费者对新产品、优化产品或者不同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多,促使了制造业正朝着差异化生产的方向迈进。

  未来的制造业会是什么样子,传统制造业的掌门人都在思考中。

  对制造业来说,最重要的只有两个,一是成本,二是新技术。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认为,过去30多年,中国很多制造业是以竞品策略为主导,模仿别人的产品。未来,要转型到以消费者体验为导向的策略上来,做彻底的产品主义者。

  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也认为,传统制造业的模式是以产品为中心,未来制造业需要通过自己的产品找到用户,与用户互动,了解用户的需求,然后确定新品开发,周而复始,用互联网思维做制造业。

  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梁昭贤则建议,制造业要从以价格定义产品为主转向以性能定义产品为主。将高价高端、中价中端、低价低端的传统定义,转变为领先创新产品、性能优化产品、技术普及化产品等制造业新内涵。

  制造业正在进入一个充满活力的新阶段。麦肯锡全球经济与技术趋势研究所主任詹姆斯马尼卡认为,由于发展中国家中产生了新的全球消费群体,全球制造商将有大量机遇和创新空间来应付额外产生的需求,这是未来制造业的机会,同时也是挑战。

  武藏曲线

  2004年日本索尼中村研究所的所长中村末广提出,制造业的业务流程中,组装、制造阶段的流程有较高的利润,而零件、材料以及销售、服务的利润反而较低。如此,若以利润高低为纵轴,以业务流程为横轴,将上述的调查结果绘成曲线,将可以得到一个左右位低、中间位高的曲线,此即称为武藏曲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