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高级机械工人耿家盛“超凡”的眼光

未知 2019-11-22 15:05

  沿工厂大门向厂区纵深处延展的柏油路两边满是枯槁的蔓草,此外站立着一株株高过厂房车间许多的落叶乔木。

  约好15时见面,记者14时50分进得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拉丝成套设备制造分公司大门就看见耿家盛正在开启他所在的名匠工作室大门了。

  占地颇为广袤的原昆明重型机器厂已经辉煌不再,昔日的繁盛画面早已黯然退去。

  稍后,耿家盛的几个领导来了,除了公司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谢开龙等几位公司领导外,就是他的直属领导拉丝设备分公司经理耿家华,耿家华是耿家盛的亲弟弟,也是昆明重工有名的钳工高级技师,耿家盛是耿家华的下级,是车间主任。

  虽然拥有全国劳模、车工高级技师、云南省兴滇技能人才和兴滇技术能手等多个国家级、省级荣誉,耿家盛的收入即使用西部地区的标准衡量,也极为不堪,每月到手的收入就3000元左右。

  他的高技能在制度性收入上没有体现,收入不如我弟弟,他是分公司经理,收入比我高。

  我每月5500元左右,比二狗高。比耿家盛小6岁的耿家华是钳工高级技师,不是很正式的场合,他不叫耿家盛哥哥,而叫耿家盛的小名二狗,收入方面,我和二狗的高级技师职称都没有优势。

  技术工人世家:耿氏一家五口仨车工俩钳工

  时序进入2014年3月,耿家老爷子,年届80岁的耿鼎躺倒在病床上。

  到后来,他已经病昏了。耿家华说,有一天我去看他,老人躺在病床上,叫我的小名说石头,手太痒了,找点东西来给我修修。我心里很酸楚,病房也没东西可修,就递了一个纸烟盒给他修,爸,您就帮我修修这个烟盒。他接过烟盒就左看右看,仔细打量后就开始动手修。过了几天后,他把烟盒递给我,石头,修好了。要我再找点工件给他修,我递给他一个魔方

  讲述这个故事,耿家华心里的酸楚通过晶莹的泪光流淌出来。

  3月18日,这位一辈子投身车工技术的老人,抛下他最后的作品驾鹤西去。

  耿鼎在1989年获得了全国劳动模范的荣誉称号,距他1959年从部队复员到昆重当技术工人正好30年,老人在昆重工作30多年先后获得了400多项生产技术发明,他有150多项技术革新,其中3项是全国水平。

  16年后的2005年,耿鼎的二儿子耿家盛在昆重工作整20年又5个月后殊途同归,亦获得了全国劳动模范的称号。

  但耿家盛取得这个荣誉的时间比父亲早了10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哲理于斯可见。

  以上这段文字揭示了耿家阖室皆有钻研技术的家风。

  昆重企业文化部宣传干事方行欧说,以前老耿健在的时候,他们一家挺有意思,儿子白天工作中遇到问题,带回家在饭桌上一家人探讨,吃饭时间没探讨完,饭后接着探讨。

  我们家,父亲大哥和我是车工,母亲和弟弟是钳工,我们工作中有问题,总是全家探讨,各抒己见,经常争论得面红耳赤。老方的说法得到了耿家盛的证实。

  刷油漆时老盼着开车床

  1982年,耿家盛毕业于昆明机床技工学校,所学的专业是产品表面处理,他说:实际上就是往产品上刷油漆,说白了就是油漆工。耿家盛在昆明铣床厂刷了两年的油漆。

  有些油漆有毒,干了半年后,我经常流鼻血。耿家盛对自己的专业和职业开始动摇,根本原因还是受父母的影响,我们家是世袭的车工。我爸是车工,我妈是钳工,我哥哥是车工,我弟弟是钳工。我从小受父母影响极大,当时就想调动工作来开车床。耿家盛甚至认为自己迷上开车床是因为身体里有车工的遗传基因。

  1984年11月,耿家盛如愿以偿,调到了父母所在单位昆明重型机器厂,当上了一名车工。

  由油漆工而车工,这是两个相隔如山的领域,没有丝毫关联,耿家盛面临着全新的挑战。好在他决心很大,很刻苦,再加上有父亲作后盾,耿家盛入门并不很难。他先后学习了车床和卧式镗床、工具铣床、摇臂钻床的操作。不懂的地方就找父亲,老人把他一辈子的积累全部抖搂给我,所以我感到从油漆工转变为车工也不是很困难。

  原本要一年的学徒期,耿家盛3个月后就独立开机了。

  从调到重机厂后的1984年到1999年,耿家盛先后获得8项和车工技术有关的奖项,在厂里成了人人知晓的技术状元。

  云南工业欠发达,工业制造业也欠发达,一个心酸的数字可以折射欠发达这三个字。

  从1988年到2002年的15年里,云南全省高级技师只评聘出67人,缺乏高级技术工人的现状严重影响了制造业的发展。不仅如此,这还影响到职工学习技术的积极性,影响到职工就业、加薪等经济利益。云南省职工技协办主任金毅说。

  进入新世纪,云南省总把维护职工权益的工作从一般性维护转移到通过提高职工技术等级,为之创造再就业和获得高薪的机会。云南省各级工会目前正在力推的云岭职工跨越发展先锋活动和云岭职工人才工程。省总工会副主席潘红伟说:工人没有技术连饭碗都保不住,其他权益从何谈起。

  据他介绍,从2002年开始,云南省总联合省劳动保障厅等几家单位,开始实施经济技术创新工程。到2007年,大约5年时间里,通过开展职工经济技术创新活动,就有50名高级技师脱颖而出,其中最年轻的高级技师年仅24岁。耿家盛乃其中一员。

  在全国职工技术技能大赛决赛中获得车工第14名的好成绩后的2004年5月,耿家盛被授予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时获得高级技师职业资格证书。同年12月,被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授予了全国技术能手称号。2005年获得省劳模和全国劳模称号。

  2006年7月4日,耿家盛成为云南省政府授予的首届兴滇人才奖得主,获得奖金30万元,表彰会一完,人家就给我一个存折。

  耿家盛是这次10名获奖者中唯一的技术工人。

  遥远的目光:3D打印技术对我的震撼

  车床设备的日益进步,也就是高度智能化,令耿家盛很是忧虑,他担心有朝一日车工这个行当会像照相摄影行当一样,随着照相机的高度智能化和普及化而淡出人们的视野。而从收入指标,耿家盛也可以敏感地感到技术工人在当下不吃香了。

  我们厂周围,每天一早都有拿着锄头的农民工等着干零活,一天低于150元他就不干,高的一天要挣200元,我是高级技师,但一个月到手的收入不到3000元,还没有一个农民工高。耿家盛很忧虑,前年我们分公司分来大中专学生17个,到现在只剩5个了,有的青工家长到车间一看,对孩子说,走,别干了。技术工人不吃香了。

  耿家盛更加精深绵密的思考还在于,他认为以他的车工行当为例随着车床技术自动化程度的日益提高,车工本身的技术会被车床的自动化技术给替代了,3D打印技术的惊世骇俗尤其令他震撼,这玩意儿太可怕了,我感觉我这行当可能会被淘汰。

  为此,他和弟弟耿家华产生了不同的看法。

  机床这几十年的发展由人工到数控,智能化越来越高,车工这个行当以后100%要被淘汰。耿家盛忧虑重重,我们的车床技术还是1.0,西方已经是4.0了,3D技术出现后,生产一部汽车甚至不要加工了,打印一辆汽车就3000多块钱。

  不会,不会,至少车刀要人磨吧?装刀要人装吧?耿家华不同意哥哥的看法,父亲在世老说,天干三年饿不死手艺人,怕啥?

  你这个人,脑筋就是很传统。耿家盛对弟弟的看法极不认同。

  采访手记

  耿家盛及其忧思

  耿家盛在云南工业制造业界和工会界,那是鼎鼎大名的人物,他靠家传的钻研精神勤学苦练车工技术,拜时代进步之赐,获得诸多省部级、国家级荣誉,对一个普通机械工人来说,他已经走到人生境界的极致了。

  对耿家盛,作为媒体人,我是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当然是指对他的行迹、成就相当了解,近年来多次因采访而接触他;陌生,是指他这样的技术工人尽管收入很低,基本不受社会待见,但他依旧孜孜不倦钻研技术,显得很奇怪,觉得难以理喻。

  最近一次采访,耿家盛和他弟弟耿家华,一个是车工高级技师,一个是钳工高级技师,两位互为亲兄弟的高级技术工人为车床发展技术的进步而引发争论,耿家盛认为他的技术有可能因为车床的进一步技术革新而泯灭消失,耿家华认为不可能,不少过程还离不开人的动作,也就离不开人所掌握的车工技术争论到这里,耿家盛不疾不徐地责备弟弟说:你这个人啊,思想就是太传统。2010年以来的3D打印技术的出现令作为车工的耿家盛既震撼又倍感忧虑,他甚至以为,可能车床这种工具将来都会渐渐消亡于无形。

  君不见,改革开放这35年,很多职业及附着在其上的技术悄然消失了。

  本人喜欢把头剃成秃瓢,大概两天就要剃头一次,以获得光洁锃亮的颜值,但从来不去理发店,都是自己用一把荷兰产电动剃须刀,花20分钟就解决了。一则方便,再则也省钱,但如果这样做的人很多,结果肯定是理发店的极大萎缩乃至消亡。举这个例子是想说,一把既可剃须,又可理发的电动剃须刀,一定程度上在终结一个职业,乃至一个产业。

  类似这样的情况很多,比如在日益进步的手机拍照技术冲击下,传统的照相业,乃至摄影业,还有多长的生命周期呢?

  多次零距离的接触,令记者感到耿家盛最为了不起的另一面,就是他忧虑中透露出来的敏感、敏锐、前卫眼光。

  这大约也是造就高级技能人才耿家盛的核心素质之一,对自己、对职业、对世界,有着一种辽远的目光。有了这种超凡的眼光,他前行,但不会是踽踽独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