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玩创Lab曾琳:STEAM教育在线化,培养新世界的创新一代

未知 2019-05-15 09:50

重点内容

教育应当带给孩子取得成功的能力

STEAM教育正在成为全球教育方向

教育理念、方法、内容三者的重要性

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发展策略

中国教育的发展道路1.是未来让一切开始

玩创Lab有三位创始人,就我自己来说,我做了18年的互联网,曾在优酷负责全国的营销策划。我有两位合伙人,史蒂芬是位资深的商业领袖,他负责我们的国际事业;GIGI是我们的教育负责人,她在硅谷开办了三所创新小学,有一套自己的先进教学方式与教学理念。我们希望能一起做些什么,对创新教育做出推动和改变。

所谓志同道合的人总会走在一起,我们和瓜神的教育理念其实是非常一致的。在座的都是教育人,我们都应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希望通过教育给自己的孩子什么样的技能?我们希望的,其实是孩子们能在面对十年后的那个世界时取得成功,这是一种能力,是一种我们需要通过教育带给孩子们的能力。

我们暂且大胆畅想一下十年后的世界,那时的我们可能处在工业化4.0的光速发展阶段,技术在改变着我们周围的一切,道路上可能会开满了自动驾驶的汽车,病人的心脏是由3D打印机制造出来的等等。

这张图是我去年在拜访硅谷的一些高科技公司时拍的,中间是人造血红蛋白,左侧是通过人造血红蛋白制造出来的人造肉,右侧是创新实验室,生物的3D打印机正在制造人体器官……你要相信,诸如此类的高科技技术早已在硅谷真实地发生着。现阶段的中国仍然在探索互联网,思考着如何用互联网改变一切,而硅谷思考更多的是生物科技的提升,是如何延长人的寿命,是如何去拓展地外宇宙等等。所有这些其实都是STEAM教育所带来的改变。

在不远的未来,我们所教育的孩子要经历的已经不再是人和人之间的竞争,更多的会是人和机器的竞争。我们如果还停留在过去的教育方法上,孩子就很可能会在未来的世界里落伍,所以我认为STEAM教育会成为或者已在成为全球主流的教育方向。

事实上,STEAM教育的推行在美国已经有了超过30年的历史。包括芬兰,他们的教育是强化融合式的教育学习,是主题式的教育学习,以及互助探讨式的教育学习。像马来西亚政府最近也在推行全国STEAM教育的普及,所以STEAM教育是很重要的趋势和未来。

我是2014年在美国硅谷认识我的合伙人的,我们坐在一起探讨美国教育发生的改革。当时我们很惊讶地发现,已经推行了这么多年的STEAM教育竟会在今天被美国定义到如此高的战略高度。我们最初选择这条赛道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认为STEAM教育是没有希望的,这种声音伴随了未来的好多年,但是我们还是苦苦支撑下来了。很开心的是到了2015年,我国开始全民科普推广STEAM教育,其中的编程、机器人等项目也在最近几年不断兴起,STEAM教育终于开始逐步被大家所认可,这是趋势,其实也是必然。2.真正的STEAM教育和你看到的可能并不一样

在推行新事业的过程中,我们都会遇到很多坑,会遇到不同的困难和问题。但首先我们必须要清楚,真正的STEAM教育究竟是什么样的。

第一,是教育理念层面的问题。在我刚开始接触到这个市场的时候,当时的主流方向还是认为STEAM主要就是应用在编程和机器上。于是我的合伙人说了这样一段我个人非常认同的话,她说::“STEAM教育其实强调的是一个新的教育理念和新的教育方法。包括科学、物理、化学、数学甚至语文等等课程其实都可以使用这样的教学方法,所以我们不应该局限于某一种技能的训练,要明白它是改变思维,改变课堂模式的一种新的教育方法。”

同时,硅谷小学的STEAM教育其实还是有区别于我们中国的。我们总是很在意一些炫技一样的实验表现,或者是在学习过程中使用的精密高新的仪器。而在硅谷的这些小学里,他们更强调的其实是回归本质的教育方式。在这些课堂里面,可能一根吸管、一个纸杯就可以成为探索这个世界最好的工具,朴素但是真实,而这也应该成为我们的教育理念。

第二,是教育内容层面的问题。做教育的公司一定要有好的教育方法,然后再通过好的教育方法建立好的教育内容。现在我们的市场更多的是比较碎片化的教育内容,这是不利于孩子成长的。甚至有的教育公司会买一些国外的玩具,想通过游戏的方式来倒推课程,这更是违背教育理念的。

为了不出现舍本逐末的情况,我们在最初的时候就花了很多时间进行课程的研发和打磨。

首先我们基于美国的NGSS体系,制定好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整个学科教育的体系标准。强调在整个学习阶段,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应该获取什么样的学习目标与学习内容,同时强化七大模式的学习方式,并通过这些方式和动手实践来连接跨学科的学习模式,让孩子获得思维的改变和实践的能力。

我们并不照搬美国的东西,因为中国孩子有自己的接受程度与特性,甚至不同阶段的孩子动手能力也是不一样的。举例来说,我们曾经尝试给三年级以下的孩子布置一些类似于绑绳结的工作,最后发现实现起来是有困难的,之后我们便会对框架设定做出相应的调整。经历了一系列的探索和尝试,最终我们成功设立了玩创的整个课程体系,它分为一到六级,每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有需要达到的目标以及需要学会的课程知识,这也是我们整个线上课程不同阶段的产品。

我们希望培养出爱思考、会表达的孩子,他们会通过动手的方式去探索这个世界。3.在线教育在不同阶段应该有不同的增长策略

在线教育如何实现增长?这是每个公司在成长的过程中都很看重的地方。对于我来说,创业公司的窘境就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我团队的成员经常会问我一个问题,“老板,我们为什么不投广告?你自己曾经就是做互联网广告的呀。”对,正因为我是做互联网广告的,所以我知道,如果你在创业初期就把自己做成了一个烧钱的公司,你就回不去了。投广告有它的目的和效果,但在不同的阶段,策略也是不一样的,我们一定要搞清楚什么时候该花钱什么时候不该花。

我们也尝试过传统的教育增长路径,比如说找到一些用户数据,做一个快速的数据分析之后综合考量某个方式的好坏效果,并得出结论与方向。曾经我们也去学校门口发过传单,还差点被城管给抓了,但不能否认的是,地推一定是教育传播很重要的方式。但是线上和线下的场景是非常不一样的,中间的转换也很难,所以做在线教育以后我们就没有再做地推的工作了。

那么在过去的18个月里面我们是怎么做到从0到1的快速增长的呢?归根到底一句话,你要用尽你的手段去尝试。

我自己其实算是比较早一批的互联网广告人,在我们当初的广告设计里面,通常要定目标、策略、行动、结果,但事实上在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是没有办法做到这样标准的流程的,因为互联网时代本身就是碎片化的。所以,我们去尝试做各种路径,并且快速试错,再快速寻求结果,如果结果一般我们就跟上,结果不好我们就往回撤。这是处在当前的发展阶段时必须要去做的,因为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客户属性,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客户路径,你一定要努力并擅长去找到这些方法。

另外说说我的团队,我们大概有50%的中层管理者都是90后,90后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他们非常聪明且会快速试错,再加上他们本就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因此总是能很快地找到各种路径去链接。

从我们的获客渠道来说,主要是微信内的自增长模式和微信外的借力打力,这是最基本的途径。通过内容获客是很重要的,我们会去找一些大V将整体流量做一个整合,从而快速地拉近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在内容获客中,我们更容易找到真正对这个内容感兴趣的家长,这样当我们进行后期转化的时候,他们的关注度也就会更高。

另外我们自己也做了很多的公开课来推广。这个主要是依托不同的平台,比如一些大V的公众号等等,我们和这些平台一起推出符合双方期待的内容,通过这样的方式更精准地去获取用户。

同时我们也做海报裂变。海报裂变我们做的肯定不是最好的,但裂变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个最佳的模式,因为可以实现用户带用户。我们的用户通常都会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他们也会乐于去帮助我们传播,这样便可以保证稳定自增长的模式。4.中国的教育产品正在走向世界

距离玩创Lab正式在线化已经过去了18个月,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获得了超过5万个线上用户,达到了700万分钟的总上课时长。目前我们在全国覆盖了超过400个城市,在线端有超过200位老师。比较有趣的是,我们的老师其实是分布在不同STEAM学科中的科学技术工程达人,并且75%以上都有硕士或更高学位。他们对科学研究拥有很高的热情,也很愿意去分享所学来培养和帮助孩子。

我们有非常好的完课率和复课率,同时我们也在拓展课程录像,开展机构合作,并进行国际化的探索。目前我们的课程录像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进入了超过50个学校,并且翻译成西班牙文、内蒙古文,在不同的地区进行推广。

说到中国教育产品的国际化,就必须提一下瓜神和ClassIn。其实在最初选择方向的时候我们对标了很多国内外的教育平台,最后认为ClassIn是最基于教育属性的,所以自始至终我们都是在这个平台上开拓课程,这些年各自在路上也见证和陪伴了彼此的成长。

事实证明,当你走在路上的时候,总会遇到志同道合的人。瓜神和我有一个相同的目标,那就是将中国教育产品国际化。在最开始决定要进危地马拉的时候,我们急需西班牙文的ClassIn,瓜神听说以后,很快就做好给到了我们。当时的我很激动,就觉得前方是有光的。后来我亲身实地看到了我们在危地马拉的课堂,心潮澎湃溢于言表,后来想想那可能是内心的骄傲吧。过去的我们一直在拿国外的东西,到今天我们中国的教育产品终于也开始走向世界了。

让更多的孩子感受更好的教育,是玩创一直想做也正在做的事情,我们希望可以在未来培养出会思考、爱动手的创新一代。

谢谢大家。

感谢支持与关注

教育的每一次进步,都需要一代人的努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