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蚂蚁CEO大奖为何花落支付宝小程序技术团队?

未知 2019-05-15 09:27

蚂蚁金服一名朋友昨晚说,公司2019年CEO特别大奖给了支付宝小程序团队。

他已点出奖项归属原因。不过,因小程序命名最早属于微信,有些人认为,今日消息不过是支付宝上轮遭遇竞对冲击与压制后的结果。或者说,阿里有些急了。

这显然是一种误解。

命名上,支付宝确实承接了微信“小程序”,但不要以为只是跟风。它的诞生,有多年来阿里生态壮大、开枝散叶之后一直尝试构建的生态整合与输出入口的脉络。

微信小程序诞生前,阿里一直在尝试。

PC互联网时代,阿里与蘑菇街、美丽说甚至平台上一些TP的合作,都有将平台关键要素标准化、然后以轻入口形式集中输出的用意。

但PC互联网时代的服务难以真正闭环,一些合作看上去很美,最后的结果是淘系平台被蘑菇街们OTT掉。

无线化当然是基本策略。但具体落地并非强化一下淘系几个APP那么简单。这背后,既要阿里集团各单元内部链条标准化,更要各单元之间互相打通,以进行集中的生态化输出。整体的无线化与微观的标准化其实是一币两面。

阿里许多入口都能承担部分,但没有一个轻入口,能真正统筹完整的技术、数据、商业化要素并高效触达B/C两端。这里面,就是平台价值溢出效应与实际落地之间的矛盾,解决不好,平台体验弱化、缺乏效能之外,许多积淀都会沦为沉没成本。

但阿里一直没放弃,这其实是它无法回避的挑战。

很多人已无印象,2013年酝酿、2014年IPO后推出的“百川计划”,可谓阿里无线化进程中一个关键事件:它是一种将整个生态要素以标准化、工具化、产品化、数据化、平台化(更像一次saas化)形式输出的机制。

百川之下,平台伙伴只须在品类、用户运营、品牌营销等环节用力就好,其他如APP开发与运维、技术支持、营销工具都可交给阿里。形式上,这是一次大规模开放与赋能。

可惜,计划后来搁浅。原因不在终极理念,而是忽视了许多难题:

还有很多原因,尤其是内部组织与协同。

但计划失败却让阿里集团来了一次大练兵,百川的开放理念之光无法磨灭。阿里还需要等待一个周期,才可能1?以合理的形式落地。

事实上,那周期,其他同行也有类似理念,只是路径不一。比如百度直达号等。最后也失败了。死因可能不同,但沉淀的价值应该近似。

你能看到,阿里一直在与外部趋势以及自身生态扩张带来的压力持续博弈:一方面它在高速成长,变大,变得复杂;另一方面,它又必须持续变“小”变轻,变得简洁、清晰,呈现出系统化与结构化,富有效率,以符合用户体验,满足客户需求。

随着生态进一步扩张,尤其当2016年阿里提出“经济体”概念与“五新”战略之后,阿里这重创新的压力就愈发明显。

到了2018年阿里投资者日,逍遥子首度提出“阿里是一种商业操作系统”后,夸克第一时间就预言,阿里一种会有全新的入口输出这一价值体系。

2019年年初,阿里ONE商业大会上,他借助天猫A100计划,清晰地将现有的“商业操作系统”量化为11种商业要素,它是阿里整个生态的凝结,是一套相对完整的方法论与方案输出。而规模化输出的机制,入口上当然有淘系APP支撑,但幕后的部分,已箭在弦上。

如此,就能理解文章开头提到的争议了:支付宝小程序,命名虽延续微信“小程序”,它们之间也有竞争,但本质上,前者并非因后者而生。甚至可以说,它们都是自身生态扩张与专注的结果,路径不一,实质是一个话题。

但我们仍有三个疑问:为何支付宝成了阿里小程序最核心载体,它能扮演起整个生态要素集中输出的轻入口?过去一段,阿里集团是否已真正化解我们上面描述的问题?

回答这些,无法脱离阿里集团最近几年的整合之旅。

回忆一下2015年逍遥子主导的“大中台、小前台”组织架构变革。这是为技术、数据、用户打通,建构未来多年组织高效协同的顶层设计。

底层打通,伴随着理念的变革。过去提到淘系,外界总能想到牛逼的流量、品效合一的机制,既开放又一体化的平台价值链服务等。但是,新的周期,流量运营日益为基于数据挖掘的用户、商家的运营所代替,这是平台走向精细化的动向。

围绕用户、商家的运营,必须有核心的中枢在。在阿里淘系整个服务环节中,你不可能寻找到比支付宝更具核心价值的枢纽了。过去多年,尤其2018年之前,无论蚂蚁形式上多独立、支付宝的探索多么多元(蚂蚁一度不愿被称为“阿里集团子公司),它与淘系之间始终无法真正切割。阿里整个版图,每逢底层打通、重大业务与场景革新,几乎都能看到支付宝的影子。事实上,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有机体,支付宝不可能与淘系土壤脱离。

过去多年,支付宝也变相承担了阿里许多业务的孵化平台,当初的淘点点也即后来的口碑,就借力它许多。阿里集团用户数据、会员体系更是如此。

2018年2月1日,阿里与蚂蚁金服联合宣布,根据2014年协议,阿里将通过一家中国子公司入股并持有后者33%股权。看上去例行公事的动作里,除了为蚂蚁化解监管等挑战外,更有阿里集团强化整个生态协同的用心。

我们看到,2018年以来,在淘宝的变革中,支付宝发挥了巨大作用。这一点,2018年淘宝增量用户中就有它的功劳。

过去几年,支付宝“始于支付、超越支付”、走向更多场景的耕耘,尤其是许多下沉实践,获得了许多新的用户。而支付宝与淘系入口平台的不可分割性,有利于转化为淘系用户。

这也是阿里集团管理层非常认同的一点。2020财年,淘宝与支付宝据说会进一步强化协同。

支付宝,早已不是支付工具,而是一个独立的平台与生态。与小程序关联之前,已经是诸多服务的核心入口。“支付宝”的名字早已无法涵盖它的真实价值。

当然,阿里这里肯定也得承认,微信小程序一定给了它压力与提示,从而加速了支付宝小程序的布局。

刚才我们提到,当逍遥子定义出现有操作系统中的11种商业要素后,阿里集团的入口选择,已到最后时刻。

于它来说,这当然是最佳的选择。我们从中也能看到阿里生态空前的整合力度。确实,截至目前,虽然有许多入口可以承载部分,甚至我们之前还预判过钉钉布局小程序的战略价值,但就整体而言,没有一个能真正替代支付宝小程序。

几个月来,我们已经看到,支付宝、小程序与阿里多重战略资源开始持续打通。与过去相比,这种打通已不是基于交易属性或简单的数据共享思维,而是全面的网格状的流程再造。

这种动作带来的影响,现在还无法真正做出总结。我们预感,未来两年,这种打通,可能会在阿里集团再造全新的组织架构与业务版图,并涉及到电商与文娱部分的融合。支付宝小程序与淘系入口之间,未来应该也会有许多有趣的变化。

一旦小程序崛起,于蚂蚁金服来说,将是重估其平台价值的一刻。过去的“金融科技”概念维度,将会进一步增强。

事实上,它的成长性已经显示出来,甚至也是这次获得蚂蚁金服ceo特别大奖的支撑一面。

还有一组:QuestMobile4月最新报告显示,三五线下沉渠道用户已成为今年移动互联网用户增长的主要来源。支付宝小程序为阿里电商板块极大拓展了用户渠道,手淘支付宝小程序用户规模已突破1亿。

当然,微信小程序数量、开发者数量依然遥遥领先。两者的生成机制确实有很大不同。不过,就像刚才我们说的,支付宝小程序虽然名字沿袭微信命名,两者也有直接竞争关系,但它们并非真正为对方而生,而是趋势与自身生态的出路选择。

如此理解支付宝小程序技术团队获奖,可能就更近阿里集团多年来的创新与变革真实面。

当然,在我看来,这种矛盾性恰恰是阿里集团的活力所在。真正的商业组织,内部一定具有二元博弈与转化的结构。

当生态开放,各单元相对独立放大价值时,往往是高速扩张阶段。这时,整个规模会快速放大。但内耗效应也会持续明显。

这一周期,外部会诞生许多中小型竞对,它们本质是就是阿里集团这类商业组织内部单元松散之后的产物。

一旦趋势与竞争加大,阿里内部也会快速转化机制,原本博弈的单元之间,会经历一轮持续的整合、融合,这一周期,阿里会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夸克,最小的粒子,微末的洞察

标签